当前位置:主页 > 心理专题 > 心理学堂 >

心理学堂:中国人为什么崇拜祖先(下)?

责任编辑:tspsy-张茵  发布于2018-01-17 14:34   浏览次  
  心理导读:神秘莫测的祖先崇拜将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联结在了一起,但事实上,对亡故的亲人的思念并不能给生者的未来予以任何帮助,所以活着的人除了回忆什么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所有的圣贤都不曾提出指导性的建议,也没有哪个见解独到的天才曾在这方面抓获过一星半点的灵感。    ---www.tspsy.com
 
http://www.tspsy.com/xlxt/7892.html

中国人为什么崇拜祖先
 
  人们一样不落地享用每一道佳肴,随着食欲的增长,胃口也不断变大。这顿大餐如此丰盛,而且用不着自已付钱,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的呢?除非遇到一件更大的喜事,否则他们会直回味这顿盛宴带给他们的愉悦。在中国人看来,那句“节俭的人坚信饥饿是人生最好的调剂”简直蠢到家了,在他们的观念里,没什么比一顿免费的大餐更能让人胃口大开。在宴会开始的几分钟,没有人会说话,只有那些声响不断地传来:碗筷间的碰撞声、人们为了让米饭尽快凉下来从喉咙里发出的吹气声。中国人把这些动静当作是种优美的韵律,可以加快进食的节奏,当然对我们来说,这非常不礼貌。经过一段时间的补充,原本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逐渐淡去,嗡嗡的交谈声在人们吃饱喝足后,再次响起来。米酒又热又辣,它慢慢地开始发挥效力,人J的脸涨得通红,整个大殿到处都是嗡嗡声。也许这顿大餐让人们感到十分满意,所以他们逐渐浮想联翩起来。这次盛宴,人们在半年前就开始想了,他们在桌边围成一圈,把酒言欢,享受美食,直到吃净所有东西,才放下筷子,表示自己吃饱了。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滑走了还剩下那么几个人并没有放下筷子,他们的食量非常大,并对此非常自豪,所以故意邀请那些失败的“对手”继续和他们一起吃。而那些可怜的失败者已经吃不动了,他们摇摇头,拍拍自己的肚子,表示已经很饱了。因为“饱”这个字给人一种粗鄙感,所以我们一般不在正式场合用它,但这个字在中国却很常见,并且还有些说法:用来表达肉体所获得的极大的满足。在中国,一个人向他的朋友问好,他不像我们那样含蓄地说:“你好吗?”’他说:“吃了吗?”回答的那个人会说:“吃了,你呢?”他点点头,道:“嗯,也吃了。”然后他们会因为知道两人都已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并没有受到霉运的伤害而露出愉悦的笑容,即使这满足只是暂时的。
 
  我认为,祖先崇拜能流传到今天,这些盛宴功不可没、要是有天将它们抹掉,那么拜祭祖先这件事也就没什么精彩的地方了。正是因为这些大餐,祭祀祖先这件事才能持续到今天并且被发扬光大。氏族的创始人非常聪明,他们知道光是依靠感情并不能让后代们永远怀念自己,所以要有别的东西。他们采用的办法是捐赠遗产他们将自己的遗产作为公共地产,今后,子孙们祭祀所需的所有费用都从这里面出。为了避免氏族中某个有权有势的家伙私吞这笔钱,以由每个家族轮流监管,在支付完祭祀活动的所有花费后,那个在意这笔钱的家族有权先花剩下的钱。这种做法除了可以加强信仰,还能激发人们祭拜的热情。
 
  祭拜祖先可以让每一位氏族成员受益。既可以免费吃一顿水餐还可以在监管那笔钱的时候任意花费。正是因为可以在其中获得利所以这种习俗才能够深入人心。人们对先人们的崇拜,在拿走士地取消盛宴之后,恐怕剩不了多少,这种惯例式的祭祀最后也会消失为了确保国家的某些制度能够一直延续下去,而将捐献遗产作为一种手段,并围绕它形成某些习俗,这些习俗一般会成为于国不利的陋习。但这种做法,在世界范围内,绝不止中国一家。
 
  这次卓越的聚会终于随着盛宴的结束而落下帷幕。人们离开了原本围绕着的,曾举杯共饮、把酒言欢的饭桌,回家去了。他们沿着田间的小径行走,或单个,或成群。那些衣服、帽子被细心谨慎地放到箱子里,确保它们能够不沾染一点尘埃,它们已经完成了此次的任务,暂时改变了主人们破衣烂衫的形象,为他们长了脸面,在以后其他的庆祝场合,它们会再次被拿出来。现在,大殿的门已经关上了,今年掌管祭祀的家族已将宴会所剩的食物拿走了,那些寂寞的先人们将要靠仅留下的那一点儿供奉度过随后的六个月,这种祭祀活动每半年一次,完全是公事公办,全无半点诗意、情趣。那些人,来参加上面所描写的这种祭拜活动,并不是因为他们对祖先神灵的热爱。那些祖先百多年前就去世了,他们和今天来拜祭的人从没相处过,人们不了解他们的为人,也没有想去了解的愿望。是什亻么将生者和死者联系到起呢?这个东西非常玄妙,人们相信,每一位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生活过的先人,在他们死后去了阴间,并被赐予了一种可以影响后世子孙是福是祸的力量。人们活着的时候所具有的宽容与良善,在黑暗的世界里,被悲痛与苦难消耗殆尽。地狱是真实的人世,魂灵们
 
  再不能感到快乐,复仇之火不断在心中燃烧。一夜暴富对于穷汉们是不可能的,这个新的世界既没有阳光,也没有欢乐,魂灵们在这里仍然要奋发图强,努力的程度甚至要超过活着的时候。一个人被砍掉头颅,做了鬼也只能是无头鬼,它四处飘荡,悲惨到了极点。它再也不能和人类做朋友,连内心到底在想着什么也没办法告诉别人了,就算你再怎么对他报以同情,他内心的苦闷也不会得到一点儿缓解显然,在中国人看来,只有靠着阳间的亲友,那些在阴间生活的鬼魂才能获得舒适的生活。这些魂灵每年的吃穿用度都来自于祭祀。一旦有所短缺,魂灵们就会觉得被忽视了,会因此而生气,并且报复阳世的亲友,给他们带来痛苦和危难。这种观念在中国人心中根深蒂固,所以为了告慰那些没有亲人在世或者被人遗忘的,不得不在阴间忍饥挨饿的魂灵,人们特地为他们设立了一个节日。时间定在八月份,在露天的大坝上摆一个桌子,上面是人们为其准备好的各种美食,当然人们也有所求,希望这些魂灵可以向阎王求情,在未来的一个月放世人一马。此外,鬼魂们为了报答世人的良善,也会少用一些神鬼之力,减少给他们带来的灾祸。这种拜祭活动带有一种交易的色彩,但相比于在大殿进行的那种,去坟前拜祭看起来更有人情味,因为在坟前祭奠的人一般都是死者的亲友。亲人不在了,他们非常悲伤,泪水不禁滑落,甚至放声痛哭,那些人如此难过,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来到坟前,向魂灵们倾诉他们心底的悲伤。例如,一个女子,她的丈夫英年早逝,他们本来相如宾,形影不离,生活十分平静,从没想过有一天会天人永隔。在中国,无
 
  论夫妻间如何相爱,都不能将这种感情表露于人前。忽然有一天种在华东地区猖狂游荡的疾病击倒了丈夫,对这件事的严重性,那位妻子还没真正地体悟,她的丈夫就忽然离世了。这个意外袭来的灾难实在是太大了。原本埋藏在心底的巨大的情感冲破所有藩篱,汹涌而出,她终于把自己浓浓的爱恋之情诉说了出来。在丈夫活着的时候,她身上被强加了太多来自于社会的枷锁,现在丈夫去了,它们也随风而逝,她终于可以将自己最深的爱意毫无顾忌地表达出来,这种爱在每一个西方女性的身上都能看到。她悲伤地哭着,在众多邻居面前,所有人都能从这哭声中看到她对丈夫的爱,不过在这个时候,没人会指摘她的妇德。上帝给了我们各种风俗习惯它们不尽相同,甚至截然相反,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他的心脏都按照一个节拍跳动,当自然发出召唤,所有人都能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相信世界上最让人悲伤的事,就是站在坟前聆听妻子唱给逝去丈夫的歌。有一天,我去散步,路上经过一个山坡,上面的坟冢连成一片,彼此紧紧地挨在一起,连个立锥之地都没有。有一些坟很明显就能看出还很新,它们盖着的泥土是新的,周边的草有刚刚被清理过的痕迹。还有一些坟已经很老了,它们在雨水以及大风的侵袭下,逐渐被削平,几乎成了平地,旁边长了满满的杂草。这是一座公墓,历史悠久,好几千人在此长眠。隐约之间,一个女人沿着坟墓间弯弯曲曲的小径走了过来。她停在一座新坟前面,双膝着地跪了下来。她长得很美,可惜脸上没有了生机与活力,说不尽的伤痛和悲苦将她的脸占得满满的,她用双手遮着脸,这无疑是一个悲伤欲绝的寡妇,她在向她死去的丈夫倾诉心中的苦楚。尽管那份悲伤几乎将她压垮,她恨不得号啕大哭。但在最初的时候,她仍然只是默默流泪。慢慢地,她的哭声大了起来。她哭号着,声音中满含着感情:“啊!可怜啊可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啊!我受不了了。啊,让我去死吧!让我去死吧!我再也受不了了。”她完全被悲伤笼罩着,哭喊声不断加大,她开始哭诉自己不幸的人生,用世间最哀痛的词汇来发泄自己失去丈夫的痛苦:“我的丈夫啊,我的命啊,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将我一个人丢下?我的心如此地寂寞,还有谁能向你一样听我吐露心事,还有谁能像你一样触动我的心弦,再也没有了,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要离开我啊,我的心都要碎了呀。”她是那么地悲伤,以至于在诉说这些感伤时,声音又一次拔高了,现在她的哭喊声几乎可以称之为呐喊、哀号了。泪水滂沱而下滑过脸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看上去她已经悲痛绝望到了极点。她想要丈夫醒过来看看她,看看她有多疼,她用尽一切词汇,用所能想到的所有蕴含着满满的情感的词来呼唤她那沉睡中的丈夫。中国的女性都很实际,浪漫的爱情很难触动她们,通常她们一生也不会炽烈地燃烧一次。但此刻,墓前的这位女性,从她们中脱离出来了,似乎她来自别的国度,那个国家的人如火一般富有激情,在他们心灵深处满满的都是浪漫与爱情;爱在那个国家是一件崇高圣洁的事,它具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在精神上获得提升。在事实上,这个女人当然是这片土地的女儿,这个国度的每个人按照他们自己的习俗将心里最浓烈、最炽热的情感寄放在心灵深处。这一幕情景确实非常哀婉,极具戏剧效果,让看到它的人感触良多,但在这里面,我们还要注意到一件事。她呼唤她的丈夫,向他倾诉自己的悲伤与绝望,但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处可以体现出,她认为他们还有机会再相见。这种想法并不会在一个中国人的思想里出现。她的丈夫走了,以后再也不能依靠他,离别为她带来的苦楚撕心裂肺,在她的生命里,丈夫离开了,无论她去哪儿,她都不可能再见到心爱的人了。她所有的努力都没有任何意义。这一幕令人非常伤感,两个英国姑娘的出现,为它添加了一下样的音符。她们穿过坟地,因为内心的同情,满含惊讶地走过来她们在坟边停下脚步,聆听这个女子的辛酸事。看着女人扑簌而下的泪水以及满面的愁苦,她们渐渐为她难过起来,不由得走上前去安慰她:“别哭了,你今天已经哭得太多了,要是再哭,身体都要弄坏了她们轻轻地搀扶着女人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女人十分诧异她抬起头,看到她们充满真诚与怜惜的脸,接受了她们的好意。和那两人闲聊几句后,她离开那里回家去了。
 
  神秘莫测的祖先崇拜将死去的人与活着的人联结在了一起,但事实上,对亡故的亲人的思念并不能给生者的未来予以任何帮助,所以活着的人除了回忆什么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所有的圣贤都不曾提出指导性的建议,也没有哪个见解独到的天才曾在这方面抓获过一星半点的灵感。对于世界的未来,基督的描绘既神秘又别致,而这个国家的人民,在西方人为未来世界惊奇时,正怀着浓浓的期盼,热切地期望着一切巨变的发生。
 
 
  (作者:麦高温 | 来源:心灵花园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转载之目的为学术交流与讨论,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人气资讯 :

  • 女人做春梦的真相 女人做春梦的真相
    心理导读:心理学家认为,当某个人突然出现在你的春梦里时,这未必就意味着你想与这个人有亲密关系。 相反,这个人可能具有某种值得你敬仰的人格特征(比如领导能力,仁慈...
  • 心理学堂:母子乱伦的社会性思考 心理学堂:母子乱伦的社会性思考
    心理导读:一个年仅十八岁的男孩和自己的母亲通奸达两年多时间,并且和母亲合谋杀死了自己的亲生父亲。粘贴在街头的《布告》因为篇幅所限只能简述他的罪行。他的姓名被打上...
  • 朋友的父亲去世了,如何安慰? 朋友的父亲去世了,如何安慰?
    心理导读:生命是人类无法左右的,死亡是我们不想去面对的。可是,当我们的朋友突然失去亲人的时候,我们除了悲伤之外,该做些什么?去帮助和支持那个比我们更伤心的朋友?...
  • 心理揭秘:女人渴望被强奸? 心理揭秘:女人渴望被强奸?
    心理导读:她穿得那么暴露是想引人犯罪吧?!强奸和其它形式的性暴力对许多人来说是个难以启齿的话题。对性暴力的认识不足和缺乏讨论,使得人们对它充满迷思和误解。 www.t...
  • 为什么有人喜欢揭伤疤? 为什么有人喜欢揭伤疤?
    心理导读:每个人都有过去,每个人都受过伤。在生活中遭遇揭伤疤是很常有的事儿,比如夫妻吵架专挑对方的痛处说,职场明斗暗斗互掐对方的把柄和旧疮,以及社会公众人物是最...
  • 心理揭秘:母子乱伦心理分析 心理揭秘:母子乱伦心理分析
    心理导读:乱伦发生后,双方的心理已经彻底改变。恋人关系取代了母子关系,他们除了沉迷于肉体上的刺激和满足外,还用种种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从而让双方的心理得到平衡...
  • 心理学研究:黑暗三性格 心理学研究:黑暗三性格
    心理导读:在极端情况下,这些性格特征会对传统的人类社会造成伤害,因此其他人会避开这类人,令他们离群、孤独、饥渴而易受攻击。令人意外的是,也有研究发现,这些邪恶会...
  • 社会热点:韩亚空难与权力距离指数 社会热点:韩亚空难与权力距离指数
    心理导读:一个国家的人们,如果越注重等级、尊卑,会越容易导致飞机失事,这不是开玩笑的。为什么会这样?这和最近发生的韩亚航空空难又有什么关系?看完这篇文章你会豁然...
  • 叫魂有科学依据吗? 叫魂有科学依据吗?
    心理导读:民间的叫魂者,并不等于真正意义上的心理治疗师,因为他们大多数凭借的仅仅是个人经验或者承袭祖辈传下来的某种仪式,并不一定理解其使用的领域、局限和禁忌。 -...